一日くらいはあったかな

那我的眼睛會比較明亮嗎?

我是說在冬天哭唧唧的話。

最近總是在夢裏見到過去的人,幾年,十幾年不曾聯係的人。也不知道是過去的人在與我告別,還是我在與過去的人告別。

冬天來了就有聖誕節,我不想失去給自己慶祝的能力。

也不知明天去便利店能否買到可口可樂的聖誕限定包裝

一年主動買的一瓶可樂。

今晚聼カイコ

ごらんよ

一瞬聞到了空氣中的粽子味,帶蜜棗那種,甜粽。

不知道這種氣味是混合著秋天和颱風分子的空氣在我腦中加工而成,還是在我房間住著一位看不見的朋友在吃粽子,帶蜜棗的那種,甜粽。


想起今年端午節沒吃粽子。

今天泡了一個洋甘菊氣味的澡,在早起打顫,聞到了和夏天不一樣的空氣的氣味後,第三個信號告訴我秋天來了。

從今年開始變得喜歡秋天。

秋風會把信送到我手中吧。

晚安,今晚聽玉置浩二的「Star」。

この星と暮らそう、愛をともし暮らしていこう

おやすみ

おやすみ

おやすみ

夢中的你,晚安

Don’t worry, be happy

ハロー、セプテンバーさん。

-「問你一個問題,不可以反問我。你更喜歡一月還是九月呀」

東京的夏天過去了,昨夜關上了開啓了一個月的空調。全世界好多小噴菇開學了,爲何九月會是新學期的開始呢,我就假裝是因爲許巍吧。

突然想吃餃子,去年年末和今年年初時一個人在家包了好多次餃子。過年沒有吃餃子習俗的南方人發現了包餃子這個有意思的娛樂活動。但包太多吃了好久,以至於在那之後半年我都沒再包過餃子了。

原來已經半年了,哦,半年多了呀。

「突然想起我好久沒穿過襪子了。那時候出門還要穿外套,又到了需要穿外套出門的時候了。」

不算特別滿意但依舊開心與充滿感激的夏天。還可以更好啦,還可以更好。

本以爲今晚的晚安曲一定會是セプテンバーさん,但意外一直聼的是 John Lennon 的 oh My Love,晚安吧晚安。

-「各種意義上來説都是一月吧」

只是單選題啦。

可爱、坚定、勇敢

思考「我活著是為了什麼,人既然都要死,死了什麼都沒有,既然這樣的話,我乾嘛還要活著,我活著的時候乾嘛還要努力」,這些問題時並沒有任何不珍視生命的念頭,反而因為生命及其寶貴,想在有限的生命旅途中活得更有意思一些。想在迷茫、拖延、沒有毅力堅持做某些事情的時候仍舊有來自人格的力量與之抗衡,依賴人格才會更堅定,依賴理性可能易碎,畢竟理性終究是在為情感做辯護。


或許我只是在偷懶,因而想尋找一種能夠在整個人生階段都能為我提供精神力量的信念,「生命的意義」與「為某個人而活著」在我看來並不能畫上等號,每一個人的世界里的「我」都是重要的。「及時行樂」於我而言似乎也行不通,我無法做到在其間完全享受,長期沈溺於短時快感反而容易感到空虛。


關於生和死的問題,我想通過對最底層價值觀的思考,形成一套能自洽的邏輯閉環,在面對迷茫與低落時能給予我精神力量的支撐。
「掙扎」也終究是想找到一種適合自己且享受其中的與世界交往的方式,不知在生命終結之前回顧我的人生能否找到我想要的答案,也可能並沒有所謂的答案,而我只是享受這種思考、掙扎、獲得新的觀點以及發現自我的過程。

晚安,今夜聽 Vansire & Floor Cry 的「Nice to see you」

Did you know you’re really something

請回答,雙門洞胡同的青春

滿懷著感動與感激的心情看完了「請回答 1988」,感謝劇裏的每一位帶來的這段美好時光。

看完多少覺得有些累,或是說有些沉重,大概是因爲它讓人忍不住會傾入過多感情。暫時不會再看第二遍,似乎需要休息一段時間喘口氣才能重新去面對這樣一大塊沉沉地又讓人無比喜愛的感情團塊。或許會想要在未來某個時候和戀人端著碗吃飯的時候一起看吧。

有人説它就是生活,說編劇怎麽在寫我家的故事呀,可是劇中生活細節的密度似乎遠高於我們生活所能感知到的,我會注意到爸爸的皮鞋過長而偷偷塞一節紙巾嗎?編劇真會賺人眼淚,那個鏡頭真是把我八月中的眼淚都流盡了。

比起愛情,更喜歡劇裏對與親情和友情的描述,愛情,是需要勇氣的一種存在吧。

父親去世后,在家庭裏一直作爲爸爸的角色生活照顧媽媽和妹妹珍珠的善宇的内心其實需要一個大姐姐來依靠,所以他才會喜歡給到他心靈撫慰的寶拉姐姐。可能看似喜歡照顧妹妹寵愛妹妹的善宇内心也想得到照顧吧。寶拉看似强勢,但内心其實很柔軟也很懂善宇。或者說其實是因爲寶拉當時給到他的安慰所以他才成爲家裏那個可靠的「大人」吧,與寶拉的時間綫交匯三次的善宇成長了三次。

你可以依靠我,我會保護你的。我甚至想在這句後面加上我的小甜心,那個理解媽媽支持哥哥照顧妹妹的乖小孩。

其實看劇的時候沒想過德善會和阿澤在一起,當然更沒有覺得會和正煥在一起。多少有種感覺,電視劇嘛,結局通常喜歡吊人胃口,大概德善會和上大學或者工作之後遇到的一個她更喜歡也更適合她的,對於住在雙門洞胡同「我們」來説是個陌生人的人在一起吧。

但看完覺得或許德善和阿澤在一起是會幸福的吧。因爲阿澤給了從小沒多大自信一直覺得不被人愛的德善堅定的愛。可以毫不猶豫地開始職業生涯第一次的棄權,堅定地選擇了德善,在這樣堅定的愛面前或許真是不會遇到紅綠燈的吧。而阿澤除了能給到德善堅定的愛之外,對德善這個人本身也一直肯定著,覺得德善做什麽都很可愛呀。阿澤爸爸住院沒法陪阿澤去廣州比賽時,大人小孩們都懷疑德善陪著去只是添亂,但實際上德善不僅沒有添亂,而且把阿澤照顧得非常好,這對於德善來説也是一種肯定吧。而正煥雖然默默做了很多事情,用他的方式默默愛著德善,但是不管是在感情還是關於德善這個人的事情上面,正煥傳達給德善的大多是一種被否定的感覺,感覺并不適合從小在家庭裏即使煤氣泄露都會被遺忘只能靠自己爬出家門才救了一命的,沒有擁有過屬於自己生日專屬祝福的,常常處於被忽視地位的德善吧。

同樣羡慕妹妹德善長得好看懂得跟爸媽撒嬌性格好讓所有人都喜歡的姐姐寶拉喜歡上善宇的原因不僅因爲他是乖小孩,而且她也被善宇堅定地喜歡著,不管是有些自卑的性格還是外貌都被善宇肯定著,内心最柔軟的那塊東西被善宇珍惜著吧。

戀情裏這種互相堅定地愛,互相肯定,互相照顧真是太重要了。

看完后發現演員表裏中年德善的演員是李美妍,就是那個雙門洞胡同的大家坐在電視機前誇獎的長得多好看的李美妍,就是那個德善爸爸還感嘆和我們德善同年的李美妍,所以德善後來也真的變成李美妍了吧。不知算不算一個彩蛋了,編劇真是太甜了。

我們德善真是人美心善好可愛呀。

最後,正峰和曼玉説話好甜呀。我也要說甜甜的話。

感謝這幾年裏好多次跟我提到這部劇的貓,因爲她我和住在雙門洞胡同的大家一起擁有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時光,也感謝這幾年裏她帶給我的美好時光呀。

過去的事情就是過去了,我們一起唱歌吧。

我曾是無比厭惡輸給時間這件事的,每當我意識到我在時間前面不堪一擊時就無比沮喪。几日前飯後午睡,久違回到童年時期的暑假一般,一覺水稻了傍晚醒來,迷迷糊糊中以爲睡到了第二天早晨,清醒了一會兒想起來我確實還是在過著暑假。

雙門洞胡同的孩子們高中畢業了,然後突然就一年一年過去了,一下子大家都已長大,好不習慣,似乎在不習慣長大的自己,似乎看到了有時候面對成長的自己的生疏感。

我原本并不是因爲覺得過去有多好才希望擁有擺脫時間桎梏的能力,我只是討厭那種在時間面前的無力感。但我似乎越來越少有那種感覺了,當然,并不是因爲我還在過暑假。

而是很清楚地感知到我是有多喜歡我的現在吧。

時間它就在我身邊,我喜歡每一刻的現在,這種感情似乎給了我一雙翅膀,它會帶我回到過去,去往將來,只要我想。

可我很喜歡現在。因而我是自由的。

晚安,今晚當然聼 들국화 的「걱정말아요 그대」,我想或許在你看到這篇博客的時候耳邊早就響起了這首歌了吧,是我多慮。

你呀,什麽都不要擔心,我們一起唱歌吧。

膠囊

立秋。

你已經在這方寸之間度過了發芽的冬天,櫻吹雪,潤不乾的梅雨季,看不見的夏天。

磕磕絆絆的膝蓋。

前兩天和海又聊到了 Be my eyes ,今天久違又收到了一位視覺障礙者的求助,告訴了她漢堡肉的烹製方法。

陽臺上的向日葵開花了,盛開在枯萎的苦瓜籐之中。

盛開在秋天。

想放風箏。

晚安,今晚聼 Radwimps 的ピクニック。

忘れずに

八月初,心情不錯,但是不算平靜。

以爲會是屬於井上陽水的八月,聽了一晚上的玉置浩二。

這幾日腦海中時不時浮現北京地鐵六號綫花園橋站下車后,在一個公交車站等待回娘校的巴士場景,可是想了幾天也記不清等的是哪趟車,想了下也許真正想知道的或許并不是哪趟車,也許只是我與那段在北京生活的回憶的共處方式,閃光或不閃光的部分在消失,永不消逝的部分會留下多少呢。

換了個書桌與臺燈,心情平靜了許多。

2020 年過去七個月,給筆友寄去了七封信。挑信紙,粘信封,貼郵票,對方在失落的日子告訴我收到信了,幾頁信紙點亮了他的一天。我不再想按下時間的暫停或重啓鍵,我所擁有的時光不願重來,太平洋也想象中沒那麼寬。

今晚就聼夏の終わりのハーモニー,聼你想聼的人唱的。

那麽,晚安呀。

呼吸

要説我什麽時候充滿愛,我想大概就是現在吧。

陽光沒有不相信,天空也沒有,挂在陽臺的床單跟我說它也沒有。

愛的情緒是複合物,混合著大量的愛,少許的愛戀,一錢悲傷,二兩發呆時誰也不知道怎麽描述的某種情緒狀態,老中醫說開不出治療愛的方子。

愛本身就是解藥。

反光鏡怎麽說的來著,只有音樂才是我的解藥。

我想,那二兩發呆時誰也不知道怎麽描述的某種情緒狀態裏大概混入了音樂吧。

於是我就坐在窗臺旁,書桌前,臺燈下,音樂裏一個人充滿著愛,呼吸著。

宇宙はまばたきの間の刹那に恋をしたよ

葉月

八月は夢花火、私の心は夏模様

又是聼井上陽水的季節,在我的期待中它來了。

有點興奮,有點喜歡它。

我想會是我喜歡的八月,離每一個季節都很接近的八月。

希望你也喜歡你的八月。

晚安,今晚當然是聼井上陽水的少年時代咯。

Bazinga

短時間內補完了生活大爆炸,看到最後快結束時想要不要按下暫停鍵,久違地有種在時間里失控的感覺。是小學畢業前和最好的朋友一起看著天空大塊的新海誠雲第一次有了傷感的情緒開始,每次畢業季前那種你知道你不會停下腳步,你也知道你會很快適應下一個階段,但你還是會傷感,大概就是那種感覺吧。

今晚就聽 Soft kitty 吧,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