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豌豆

我是一個給自己很強精神壓力和道德枷鎖的人,又從小就懷著杞人憂天程度的不安,恐高以及懼怕一切自然災害與戰爭人禍,絕大多數的噩夢都是發生戰爭在逃亡,所以 一直 get 不到「神廟逃亡」這個遊戲的樂趣。

另一部分的噩夢是發生戰爭時自己的狀態是裸體,我猜想這也許和我很小時候看到越戰那個裸體奔跑的小女孩的照片有關。夢中能很強烈地感受到那種身體暴露的羞恥感。

我又是一個追求完美且因為追求完美而誤過不少事的人。在治療「完美病」的過程中瞭解到「完整比完美更重要」,有「行動力」走能走完全程。逃避與耍廢既不能解決事又讓我感到痛苦,我依舊不算是有行動力的人,但我也要接受「我是可以擁有行動力的人」這個事實。

Covid-19 讓我很痛苦,俄侵虐戰爭讓我很痛苦,處理不好的人際關係讓我很痛苦。我大概是一個容易共情與自戀的人,自戀到我讓自己去與這個世界共感,但我吸收的那些我無法承擔的悲傷與憤怒又讓我痛苦。在我暫不能做到將這些痛苦再構築之前,嘗試去理解、去分解。去做我能做的努力,接受我不能改變的變化。

去年年末接觸到 HUNTER×HUNTER,久違讓我又回到阿宅的快樂的一部番,雖然 2022 年跌入富堅老賊的深坑實在是我自找的,雖然盼著富堅對我好一點,但這種有生之年可能都等不到完結的樂趣和小學時看海賊王的漫畫說等我上大學海賊結束就有大把時間看海賊動畫了有異曲同工之妙,搞不坨清還樂呵呵的樂趣。

通過標籤去瞭解自己,然後撕掉標籤。

不過這個生日,但因為和 ap 師姐以及芥川龍之介同一天生日而感到開心,祝我、ap 師姐、芥川龍之介生日快樂。

晚安我們聽松田聖子的「赤いスイートピー」

晚安,東京

爬樹

最近覺得自己內心中二感爆棚,處於一丁點兒都懶得搭理這個世界的狀態


跟海聊起我高中時不爽一個任課老師,只因為覺得她講課沒高一時的老師講得好,就暗自和她生氣,上課戴耳機聽音樂拒絕接收她的聲音,又不想被看扁,下課花時間自己看書整理考試拿第一,覺得這樣就能氣到她。


講真現在的我其實很難共情當時自己的那種氣憤,但我又很難用「成長」來直接概括這種變化。不由得回想近幾年更多時候都是處於不知從何而來的焦慮當中,我想或許那時候不管我做何種衝動,我都「輸得起」,現在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走錯一步,萬丈深淵。


可現在的我真的「輸不起」嗎?不得而知。但我又隱約感知,最近無由而出的這種中二感或許是某種契機,我該抓住順勢往上爬嗎?

許多
我爬樹還蠻厲害的,我突然想到。


我爬樹,我不爬樹

風吹柳樹,把你變成我的扣肉

晚安,今晚聽麥兜

一小時前。
第一次在研究室待到這麼晚,好累。

從研究室走出來發現常用的幾個大樓出口都關閉了,給 D8 的前輩發消息問有沒有其他出口,對方可能在忙沒看到消息。當下默默給今晚可能要一個人睡研究室了這事打了預防針,但還好在等消息的時候找到了非常口還開著。

晚上考了一門線上期末編程考試,複習備考累得夠嗆的,但考試還蠻簡單的。第一次在期中的時間進行期末考試,有點微妙。

月食進行時在上ゼミ以及每次ゼミ結束後的一個小時研討與寒暄。經歷了兩年同專攻幾個研究室只有我一個外國人的生活,今天見到了明年入學的同研究室台灣學弟。時間過得真快,快到我好像還沒開始聽雷光夏,五月卻離我好遠了。

白天提交了社員証的照片,再一次提醒我這種焦慮、痛苦、繁忙卻「沒有煩惱」的日子或許所剩不多。我是此刻才意識到煩惱這個詞很少進入我的思考體系,或許只是遣詞的不同而已,如果的話就珍惜這份沒有煩惱的意外吧。

想去看海。

或許你今晚會想聽「靜止」

橙汁

準備搬家了,遲來了一年多,或者更久的宣言。直到最近又收到 WordPress 的郵件,將在一個月後自動續訂喔,原來離開 Blogbus 來到 WordPress 已經四年了。

好些事情也都已經四年了。

之前擁有一個誰都沒告訴的密碼,其實在一段時間以前,無意間看到一種方法,我找回了失去的那兩個 Blogbus 其中的一個的部分博文,其實是一些自己也不太願意再讀的文字,或者說覺得那已經是不屬於現在的這個我的文字吧,小心翼翼地繼續把它們藏起來了。

四年過去了。或許在這次搬家時我會無意間回望四年前的文字,變化,還是毫無變化呢。前幾天 Polaris 發給我收到的一月前的寄給未來的時間膠囊,主題是變化。他沒說話,我也無言,但我想他或許是難過的,因為我看著是覺得難過的。沒說的是,前幾日我也收到了一年前寄給今年的時間膠囊,一年前的我也在期待著變化,滿懷欣喜地期待。

沒有絲毫變化,在這一條時間線上。甚至,我回頭望十年前的自己,沒有絲毫變化。

我並沒有否認我在很多個維度上的成長,但沒有變化這件事帶給我的就是沒有變化。但換言之,能承受這種毫無變化是否在某一個維度上來說沒有變化桑一直在堅持做自己。

把燈關掉,在視覺的無作為引導下,皮膚對梅雨季前的溫度感知更加明顯。趨光精子失去了方向,原本上億個精子在空氣中流動尋找光源孕育後代,所有沒能趕在白天接觸光源成為受精光都會在熄燈那刻死亡,橫屍遍空氣。不繁殖就會死,這是趨光精子的宿命。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江湖裡總會有人想丁克。趨光精子也想丁克,於是一部分幻化成向陽精子,它們主修地理,輔修禪與摩托車維修藝術,它們不願繁殖也不接受死亡,永遠向著太陽騎行,偶爾修車,不知疲倦。

死亡也是變化吧,是橙汁。

下週搬家吧,新家見。

今晚聽「相依為命」吧,聽著挺開心的,晚安。

2021 睦月讀閒書

焦慮中做些紀錄的碼字女工的工作,單純就是因為在焦慮導致止步不前的時期做些簡單的紀錄而已。你不要期待它,不要期待它喔。

真的只是讀閒書。先記錄一下今年一月份的。

1、「100个工作基本」- 松浦彌太郎/野尻哲也

新年開篇讀的這本,蠻久之前也讀過松浦的一些書,雖是日式雞湯,放在前幾年可能會對這類文字反感,現在又覺得一些看似有道理的話說不定還真有道理呢。當然也是因為過得還不夠平靜吧。現在自己的人生也終於放送到開始需要面對職業人生的這個階段了,書裡的一些九全大補湯希望也能真正吸收就好了。

2、「活了100万次的猫」- 佐野洋子

「它頭一次變成了自己的貓,它最喜歡自己了,漂亮的虎皮花貓終於變成了最漂亮的野貓。」兔會不會也有一天,終於變成了自己兔,它最喜歡自己了。

會不會呢。

3、「進擊的巨人」25 – 諫山創

4、「進擊的巨人」26- 諫山創

5、「進擊的巨人」27 – 諫山創

6、「進擊的巨人」28 – 諫山創

7、「進擊的巨人」29 – 諫山創

8、「進擊的巨人」30 – 諫山創

9、「進擊的巨人」31 – 諫山創

看漫畫是覺得動畫更新太慢了,於是決定把動畫停了讚一讚再看。

10、「被讨厌的勇气 」- 岸見一郎/古賀史健

陸續讀了好久的一本,讀完下來的感受就是知易行難。對話體的阿德勒心理學,放下歸因過去的這種思維方式,與昨天和解。把生命當作連續的剎那,在此刻的聚光燈下不停地跳舞。勇氣真是稀缺型品質呀。

11、「カメの甲羅はあばら骨」- 川崎悟司

初看封面真是有些鬼畜,不過大多數動物骨骼人類可比「進擊的巨人」裡的奇行種好看多了。話說古代生物們長得可真豪放呀,可能那時候不存在外貌焦慮和同儕壓力吧,開心就好,隨便長長。蠻期待可以遊戲化或漫畫化。

真就是無聊的紀錄,這個月讀的大多是漫畫,嘛,不管讀什麼,開心就好。

春天也沒說她來了。

月光灑了一地,是試探,是賭氣,是想走出被空氣綑綁住的軀體。

摘下了口罩,空氣冰涼,不是記憶裡北京一個人踩風踩雪踩樹葉的冬天的空氣,若有似無的花粉,抗寒的蟲鳴,無事發生。

如同今日,如同以後。

我實在是應該在這一天早睡才對。

哦哈喲。

海的那邊

「我是山的孩子,出生在森林裡。」

在一次和戀人聊到雙方父母名字的時候,他說「你們一家人都是森林系的名字呢」的時候,我的腦海中冒出了這句話。

我是一棵出生在春天,長在春天的樹。春日的養分讓我越長越高,我比身邊的樹高了,我比森林高了,我比山高了,我比山那邊的山還高了。

我該去看海了。

我看到了海。

我不再長高了,變成了一棵不再長高的樹。我以為遇到海的樹都不再長高,如同定居後吃掉自己大腦的海鞘一般,我切斷了吸收养分的管道。

Armin 因為想看海爾死去,卻也因為想看海爾復活。

一棵遇到海的樹決定先死去,直到它與海的那邊的海相遇。

晚安,今夜的晚安曲是秘密情報,「秘密情報」不是一首歌的名字,當然如果你要寫這首歌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