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停止

好像去年的大晦日是在夜行巴士上度過的,在網路商店上給父母買了 30 個 N95 口罩和 20 個醫用口罩之後的夜行巴士上。後來其中一個 N95 在一月末曾伴隨我從陸地南方經過仁川來到東京,我很感激它。

今夜的凌晨把海喚醒,新年快樂呀。

而後繼續在將軀體浸入在水中,或許是櫻花味的,唯一一個尚未見過十月櫻的冬日。

沒有鐘聲,煙火,只有邊卡邊想。

和海說高三那年的除夕夜一個人在房間做數學題,也不是為了呈現某種姿態,僅是因想收穫一種平靜而為。海和我說大三那年除夕夜在寫現在這個我們暢想了無數次關於它的未來的啊葡栗,Time Caps 第一次與這個世界見面時他向宇宙發送了一枚信號彈,就在 2 月 9 號,你說巧不巧。

大象歷險,小鯨魚吹泡泡。

企鵝上路,貓頭鷹不熬夜。

我在 2020 有那麼幾個瞬間會覺得不甘,但在是否重啟這個話題上則從未猶豫,我不願與時間去交易,我已經得到比時間更珍貴的寶物,從時間那裡獲得的寶物。

明早醒來或許並不是新的一年的呢,我願繼續自得其樂,好奇心殺不死兔。

無論哪個平行世界,祝你可愛,堅定,勇敢。

“滴…嘀……嘀…………”

「多多,昨晚Channel V 的親愛的節目第一首歌是 Jay chou 的夜曲欸」

你醒了,歡迎來到 2005 年。

天空中的鯨

越是臨近聖誕心情總是起起落落落落起,好友發來下雪的動畫,南方也下雪了呀。

似乎繁雜的心緒也隨著雪降落以及融化,不不不,很煩還是很煩。

本來想把明日當作這個冬天開暖房的第一天,可是又想如果此刻暖呼呼的話心情也會暖呼呼吧。

於是這個冬天我開空調啦。

白晝也晚安,今夜聽 Happy end「空飛ぶくじら」

落雪日

北京落雪。

北京落雪了,在北京的冬日竄進我的回憶裡時北京落了一場雪。

北京的雪在我回憶裡的戲份並不大,生活過的四年間落雪甚至不及兒時的南方,屋簷垂落的長冰,是孩童配備的武器,易化易碎,並非天地無用。

座落在回憶裡的北京冬日,似乎只在初訪北京以及在與北京告別的兩個季節落過雪,乾燥的西伯利亞寒風呼呼地刮,也是眼淚吧塔吧塔落的季節。

我好像曾說過關於北京的記憶似乎都是冬天,一個人在北京走來走去的冬天。

幾日前瀏覽網頁時看到一位可愛姑娘無意間上傳了北京某高校的照片,其實她並未言說。但畫面中的幹咧與毫無美感可言地空氣似乎在告訴我那是北京。似乎為數不多的關於北京的記憶以及念想全數被翻箱倒櫃,散落一地。

想念一個人在北京走來走去的冬天,偶爾踩著樹葉嘎吱作響,耳邊盡是鬼束千尋的聲音的冬天。

北京想必不是我理想的城市,但那種看似孤獨實則不知孤獨為何物,滿懷欣喜活在死寂的冬日,或許再也逢不著了。比起說記憶裡的北京冬日是不可替代的倒不如說我再難尋著那個自己而已,畢竟此刻的我在聽著鬼束千尋的聲音眼淚吧塔吧塔下落時心理滿懷的似乎是空虛的真逆。

怎麼可能有人在聽鬼束千尋還會高興呢?

怎麼可能有人在聽鬼束千尋還會邊落淚邊高興呢?

或許也正是因為成長與強大修煉而來的盾,回想那個只有一顆心戰鬥的小女孩滿是羨慕,何處而來的勇氣呢?

而這才是不可複製的世界上唯一僅有的花。

晚安,今夜無疑是在聽鬼束千尋的「月光」,願我再次逢著一次文化概論考試結束出來遇見的那場雪,我要在那場雪中再次與赤身裸體跟世界戰鬥的小女孩的勇氣重逢,祝你好運。

我似乎總在追著季節奔跑,像住在圈圈裡的哈姆太郎一樣奔跑,前方不是終點,我亦忽略了左右的風景。

我是說啊,我等待了一個秋天始終沒有等到豐水梨降到兩百日圓以下。有一天看到自家製秋梨膏的動畫,才意識到這個秋天還沒吃梨子呢。

我踩在秋天的土地上來到了冬日,卻被秋天的梨子甩在了身後。

在超級市場尋不著一顆豐水梨。

帶著一盒山形縣產的啦・芙蘭斯回家了,咬一口法蘭西洋梨想著曾在法蘭西生活過的雲南姑娘,有些人類一旦相遇過,你願意在今後的人生中每一次念想中送給她最美好的祝福。

祝你如風自在。

秋天的超級市場的水國架似乎只屬於橙色,在橙色的秋天從一家名為生活的超級市場帶回家一小箱橙色的柿子。

想吃軟軟的像吸吸果凍一般的軟柿。

在我吸著吸吸果凍一般的軟柿過冬時回過神來想起我也是喜歡吃脆柿的人類呀。

超市市場的水果區的聖誕氣息在叫囂,草莓芬芳湧進鼻腔,對脆柿的想念讓你委屈又不甘。

你知道,華の金曜或許是你最後的機會。

你還能跑贏秋天嗎?

哦呀粟米,今晚聽 The Velvet Underground

I’ll be your mirror,你也晚安。

橙子好吃

冬天好呀。

初秋的某一日清晨醒來之時,一股秋日的空氣成風涌進鼻腔,是和夏日熱情清澈明朗不一樣的,你説是不一樣的空氣耶。

是一個被論文發表和病毒充斥著的秋季。似乎也沒有銀杏沒有紅葉,也沒有海來到我身邊。今晨清醒的時候以爲是雪化後的一日,雪水沿著屋簷的冰柱滴下來,净是雪白和烏黑的畫面充斥著的頭腦,是幾年前,也是幾十年前。

葉落歸根,那麽柳葉落後呢?

你是如何成長的呀,你是陽光也是海。

我是如何成長的呀,我有陽光也有海。

今日聼 X Japan 的 Endless Rain ,晚安吧

一日くらいはあったかな

那我的眼睛會比較明亮嗎?

我是說在冬天哭唧唧的話。

最近總是在夢裏見到過去的人,幾年,十幾年不曾聯係的人。也不知道是過去的人在與我告別,還是我在與過去的人告別。

冬天來了就有聖誕節,我不想失去給自己慶祝的能力。

也不知明天去便利店能否買到可口可樂的聖誕限定包裝

一年主動買的一瓶可樂。

今晚聼カイコ

ごらんよ

一瞬聞到了空氣中的粽子味,帶蜜棗那種,甜粽。

不知道這種氣味是混合著秋天和颱風分子的空氣在我腦中加工而成,還是在我房間住著一位看不見的朋友在吃粽子,帶蜜棗的那種,甜粽。


想起今年端午節沒吃粽子。

今天泡了一個洋甘菊氣味的澡,在早起打顫,聞到了和夏天不一樣的空氣的氣味後,第三個信號告訴我秋天來了。

從今年開始變得喜歡秋天。

秋風會把信送到我手中吧。

晚安,今晚聽玉置浩二的「Star」。

この星と暮らそう、愛をともし暮らしていこう

おやすみ

おやすみ

おやすみ

夢中的你,晚安